销售,技术,品种请搜索:
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水果 > 农业信息 >

江西遭遇50年罕见春旱:粮食产量减半

时间:2011-04-19 |来源:中国葡萄销售网 收集整理|点击:


坐拥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,辖区内还有赣江,当下,有“江南粮仓”之称的江西省遭遇的这场旱灾多少让人有些意外。但春旱还是实实在在发生了,并且,还是自1963年后近50年来最为严重的一次。

截至本月14日,江西受旱面积129.7万亩,并有2.6万人出现生活饮水困难。在部分重灾区,打水井要挖到地下50米才能见到水源。部分产粮大县今年粮食可能减产一半。

江西省农业部门表示,旱情对粮食产量肯定有影响,但影响究竟有多大目前还难说。水利工程老化失修,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任务艰巨与投入不足的矛盾日益突出等问题,都考验着这个农业大省应付旱灾的能力。对中国粮食供应举足轻重的“江南粮仓”如何才能摆脱“靠天吃饭”,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话题。

“往年这个时候,稻苗都已经有一尺高了。今年到现在还没能播种,如果再不下一场大雨,我们今年真要出去要饭了。昨天这场雨还是太小,不解渴。”在鄱阳湖平原的产粮大县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县联圩乡大圩村,37岁的庄稼汉子曾小黑看着几十亩旱得张开“大嘴”的稻田一筹莫展。

重旱区:

3个月没下过一场大雨

曾小黑边说边从农田中捏起一把泥土,稍微用力,就成了粉末。“都干成这样了,水稻怎么长?我们种庄稼的,就是靠天收成的命。”

邻村闽家村的闽胜利老人今年已经78岁,老人家说,自己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干旱的年份,今年的旱情快赶上上世纪60年代的大旱了。今年1月份到现在就没下过一场透彻雨,他种植的15亩稻田还一直“嗷嗷待哺”。闽老汉把记者带到田间,干裂的稻田已经露出底层的黄泥,裂开一道道口子,宽得能塞进一个鸡蛋。

新建县地处鄱阳湖畔,是“中原粮仓”江西的产粮大县,该县水稻种植面积近60万亩。全县受旱农田面积达30.5万亩。

由于没有河渠直接连通赣江和外河,新建县联圩乡是这次旱情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。13日,记者来到联圩乡看到,原本应该是热火朝天的春耕景象,今年却是一片赤地千里的荒凉景象,由于迟迟不能播种,不少村民聚集在村口搓麻将或玩纸牌。种植水稻也是村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,由于这些年稻谷涨价,一亩稻田能获利 1200元左右,一个农民如果一年种植20亩水稻,一年下来能有2万多元收入,算下来并不比进城打工差。

“本来这时候春播要完成80%的,现在没水根本干得化不开田,到现在,村里只撒播了五六百亩不到10%。”联圩乡大圩村村支书邓火才表示。新建县农业部门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按照旱情蔓延的趋势,今年全县的粮食有可能减产一半。

今年罕见的春旱也让当地的打井队生意“井喷”。光一个大圩村,就活跃着3支打抗旱水井的队伍。打井队的袁富贵说,以往打一口小井,大约两三千元就行了,但由于今年地特别干,井要打很深才能见到水源,所需人力和物力投入都比较大,所以,打一口小井也需要三五千元。而大一些的水井,一口井需要1万多元也是正常的,比往年约涨了3000元。

曾小黑告诉记者,由于气候反常,天气奇旱,如今打抗旱水井的难度异常大,通常要打到地下50米才能见到水源。而要不要打 抗旱井,也是村民们很纠结的问题。“一口水井成本一万多元,加上水电费,成本投入增加2万元,而一年种十多亩水稻,也只不过赚2万元,打井抗旱,意味着今年的水稻几乎白种了。但农户们通常没有选择,即便知道亏本,也只能选择打井抗旱,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稻田撂荒。”

由于经济落后,联圩乡农户都还没能吃上自来水,而是喝传统的“水窖水”。而严重的春旱也让当地群众日常生活用水变得困难起来。曾小黑家门口有一个约1米高的水池,水池上方覆盖着一层黄沙。他说,这些黄沙用来过滤从地下的水窖中抽上来的水。因旱情严重,村中纷纷打水井灌溉,如今水窖中的水明显减少,即便经过过滤,这些水也还是有一股泥土味和铁锈味,根本没法喝。而饮水受到最大影响的还是打水井最多的闽家村。由于该村水稻种植面积大,近期农户们纷纷抽取地下水灌溉,部分村民家中的水窖已经断流,日常饮水困难。

15日晚间开始,一场“贵如油”的中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,闵家村不少村民打开家里的水窖储存雨水备用。在农户闽兴福家中,有一只塑料桶,专门用来收集各种用过的水。“现在洗脸水都舍不得直接倒掉,洗完脸用来洗脚,洗完脚用来喂猪。”

权威发布:

130万亩农田受灾

作为全国重要的产粮大省,江西是全国13个粮食主产省和重要的稻米产区,素有“江南粮仓”之称。全省稻谷产量占全国稻谷总产量10%左右,居全国第二位,其中早籼稻产量占全国产量的四分之一,居全国第一位,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两个从

未间断向国家贡献粮食的省份之一。而此番出现严重干旱的远不止南昌,在赣州、上饶、吉安等地,赤地千里的景象同样存在。尽管4月15日江西北部出现入汛以来第一次明显降雨过程,但对缓解全省旱情作用有限,如今,春旱仍在蔓延。

据江西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前天通报,截至4月14日统计,江西早稻(含秧田)受旱面积129.7万亩。其中南昌市83万亩、吉安市3万亩、萍乡市3万亩、赣州市15万亩、抚州市5.2万亩、上饶市20.5万亩,蔬菜受旱面积8万亩。受灾地区主要集中在鄱阳湖周边地区和赣南地区。此外,全省共有2.6万人出现生产和饮水困难。

持续干旱带来的不仅给农户生活带来影响,也使江西的航道交通受阻。15日中午,记者在赣江南昌段看到,江面十分“苗条”,水位回落使得江心的小洲裸露了出来,横七竖八的大小船只几乎将整个江面占得满满的,约有大小500多艘船只在此滞留。当地海事部门表示,每天都会派巡逻艇给货船散发水位通报单,提醒船主们避开无法通航的水域。

旱灾原因:

降雨少、储水少

江西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的郭杨告诉记者,今年春旱持续时间之长、范围之广,都史上罕见,这也是江西自1963年遭受严重旱情以来江西所遭遇的最严重的春旱。

南昌有“中国水都”美誉,江西有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,还有著名的大河赣江,丰富的水资源令很多省份都艳羡,为何也会遭遇严重干旱?郭杨分析说,今年江西出现史上罕见的旱灾,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。一是降雨量偏少。今年1月至4月上旬,江西全省平均降雨量206毫米,较多年同期均值(422毫米)少 51%,为江西省有气象记录以来同期倒数第二位。

二是大河水位持续下降,突破历史最低。

三是水库蓄水不足。截至3月底,全省各类水库和山塘蓄水量99.7亿立方米,较去年少15.1亿立方米。

郭杨表示,面对严重的春旱,江西省也采取了多项措施予以应对。一是打水井抽引地下水。目前整个江西省已开掘灌溉水井1000多口。二是从赣江等大江大河“抬水”救急。三是人工增雨。江西省还调拨了300万元抗旱专项资金。“如果五一前农户的水稻不能播种,那么收成肯定会受影响,甚至绝收。根据气象部门的预报,短期内江西没有大的降雨,预计赣南地区旱情会进一步恶化。”郭杨说。

反思:

资金一年缺口近30亿元

此次大旱是否会造成江西粮食大幅减产,从而导致粮食涨价?江西省农业厅江西相关科室负责人前日分析表示,江西是农业大省,全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。江西粮食生产形势如何,对全国粮食供应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。去年,江西的粮食产量更是突破200亿公斤。而广东则是江西重要的粮食输出省份,据粗略估计,江西每年输往广东的粮食都在100万吨以上。他表示,旱情导致全省大面积播种困难,肯定会对粮食产量造成影响,但由于粮食生产有半年的周期,粮食会减产多少,是否会造成粮食涨价,要等到今年的粮食收获时才能有所体现。即便遇到大旱,江西对省外的粮食供应也还是有保障的。

江西省水利厅一位相关负责人则表示,去年以来江西省高度重视农田水利基本建设,共计投入近112亿元作为水利建设资金。但江西的确存在抗旱能力较为薄弱的问题,农民仍未从根本上解决“靠天吃饭”的问题。据其向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,江西省农田水利建设仍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。

一是水利工程老化失修,病险率高,效益难以充分发挥。据统计,江西省已经鉴定的病险水库5777座,占水库总数的59.4%。水库病险导致降低水位运行或空库度汛,难以发挥兴利的目的,农田灌溉保障率不断下降。

二是农田灌溉效益衰减严重。过去依靠农民投工投劳维修加固的小农水工程,随着投入主体逐渐缺失,成为农田水利基础设施的短板,再加上农村劳力外出务工现象普遍,导致灌溉面积逐步萎缩。截至去年上半年,全省还有1480万亩耕地没有灌溉设施。

三是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任务艰巨与投入不足的矛盾日益突出。根据农田灌溉工程规划,到2020年,江西全省基本完成农田灌溉工程建设和改造任务,所需投资 452亿元,平均每年45亿元。2009年,各部门争取的中央及省级资金实际到位15亿元,由于市、县配套难以到位,一年缺口近30亿元。

“我们将继续加强农田水利基本建设,经过几年的努力,争取让所有农田都能旱涝保收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


农业信息

最新发表

点击排行

更多葡萄种植技术